香港彩现场开奖直播,58彩58彩开奖手机报码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历史咨询 >
国家名片:长江水中“神”与“王”
发布日期:2022-09-18 09:0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江城的独有风韵,点染“2019世界集邮展览”盛会,融入一派色彩斑斓。造型如白色莲花花瓣的国博中心,两个大厅的展品流光溢彩,而记者对长江及航运题材情有独钟。

  果然,从汇集全球顶级藏家的展板,到荟萃新中国七十年珍品的邮册,再到“长江经济带文化交流日”活动现场,白鱀豚、中华鲟、江豚、白鲟,无一例外跃身在“国家名片”上,撞亮我们的眼睛,向世界炫动长江精灵的特有风采。

  这些长江精灵,为中外人士共同喜爱,在我们身边流淌的母亲河里,一个个被誉为“神”与“王”啊!

  是啊,这些“神”与“王”,常常是武汉各种盛会的“吉祥物”。这不,中华鲟“兵兵”亮相邮展大厅,为第七届世界军人运动会担当形象大使。

  我们不禁激起巡游长江的冲动,再与深藏水中的“神”与“王”,来一次亲密接触吧。

  作为航运人,打捞远古的美好记忆,关注当今的生存状态,可以更深刻理解“长江大保护”的深远意义。

  1980年,一头幼年雄性白鱀豚,有幸从嘉鱼来到这里,由著名鱼类学研究泰斗伍献文院士等为它取名“淇淇”,饱含“珍奇”之意,牵动全球视线年,长江日报记者高宝燕与“淇淇”亲密合影,留下它最后的靓影。2002年7月14日,“淇淇”安然闭上双眼,告别22年185天的人生,成为世界人工饲养成活时间最长的白鱀豚。

  “淇淇”以“长江瑰宝”闻名于世,成就了两代鲸类学家,为中国白鱀豚研究做出巨大的贡献,使其领先国际水平。

  白鳍豚馆的研究人员,讲过这样一个故事:时光悠远的洞庭湖畔,一个叫慕蟾宫的公子,和一个叫白秋练的姑娘相爱,结成了伴侣。

  婚后,慕蟾宫要回北方老家读书,以求功名,白秋练只好跟随夫君来到北方。可她是美丽善良的“长江女神”白鱀豚,离不开长江水呀,慕蟾宫毅然放弃功名,又和白秋练双双回到洞庭湖畔。

  1892年,英国学者布拉得,在记述长江旅行见闻的一本书里,提到渔民在长江捕到一头很大的淡水鲸,被认为是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头白鱀豚,成为国外最早的相关记录。

  1914年,美国人荷依在洞庭湖也捕到一头,叫它“白旗豚”,并制成标本带回美国。1918年,美国科学家米勒看到了标本,发现是一种从未报道过的淡水鲸,对它进行了鉴定和命名。

  。白鱀豚外形如鱼,但它却是哺乳动物:用肺呼吸,胎生,哺乳,体温恒定;而鱼用鳃呼吸,卵生,体温不恒定;二者之间有着本质区别。

  白鱀豚之所以像鱼,是因为它在千万年前,由陆地生活迁移到水生生活,又经历千万年的进化,身体形状发生了改变。但它的内部构造,依然与哺乳动物一样。

  白鱀豚的身体颜色较为单纯,背部为青灰色,腹部为白色。身体呈纺锤形,上下颌狭长,鼻孔开口在头顶部。

  白鱀豚的皮肤又光又滑,完全没有毛,这是鲸类不同于其它哺乳动物的一个特征。大多数哺乳类到了冬天,都要通过换毛来抵御严寒,而鲸类依靠厚厚的皮下脂肪层,如同穿了一层厚棉衣,非常保暖。

  白鱀豚没有四肢,却是游泳健将。它靠什么来游泳呢?它的尾巴变成了扇形,全是纤维质结构,既强健有力又富有弹性,便依靠其上下拍打和身体的上下运动来获得动力。

  白鱀豚终生生活在淡水中,而且只在长江有分布。浩瀚的长江,为白鱀豚提供了广阔的生存空间。然而,和全球珍稀动物一样,人类活动的干扰,给它们带来生存危机。

  1997年,一项调查结果表明,整个长江的白鱀豚不足百头。2002年,当“淇淇”转身告别之后,白鱀豚再无确切的活体记录。

  所幸,2018年11月14日,《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》更新发布,未确认白鱀豚灭绝,保持原定评级“极度濒危”。近年,时有被拍摄到的疑似白鱀豚活动的影像流传,带给人一丝惊喜和欣慰。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陈宜瑜院士认为,白鱀豚生存在长江中下游的某个地方还是有可能的,它的足迹仍在科学家的搜索之中。

  2012年2月25日,一向关注白鳍豚的高宝燕,在武汉国际广场推出《留住江豚的微笑》摄影展,提醒人们关注长江的另一种豚类——长江江豚。

  长江江豚,武汉人亲切地叫它“江猪子”,由于它嘴角上翘仿佛总是保持笑容,又收获了“微笑大使”的美誉。

  如果白鱀豚“功能性灭绝”,长江江豚就是长江唯一的哺乳动物。因此,当2011年长江中下游持续干旱、新华社播发一幅题为《哭泣的江豚》照片之时,引起无数网友为之心疼。

  2013年,长江江豚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色名录“极危”物种,一直处于极度濒危的状态。2017年5月9日,长江江豚升级为“国家一级保护动物”。

 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,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分会会长李彦亮,用一组数据,将大熊猫与长江江豚的保护相比较、相借鉴,指出长江江豚极度濒危的现实境况。

  从种群数量来看,国家林业局2018年8月16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野生大熊猫为1864只,比上世纪80年代增加67%,圈养大熊猫为518只。农业农村部2018年最新公布数据显示,长江江豚为1012头,比上世纪90年代下降76%,比2012年下降32%,虽然大幅下降趋势得到有效控制,但处于极度濒危的现状没有改变。

  在科研方面,江豚的研究力量与研究成果严重不足。“我国建立的大熊猫研究专家库的人数过百,而江豚科研队伍仅数十人,专家更是以个位数来计。”

  李彦亮说,科研力量的不足,导致了江豚研究的诸多空白。目前,江豚人工繁育存活率较低,相关技术还有待进一步突破。“还有一个差距,是科普的欠缺。”大熊猫目前已输出至17个国家的22个动物园,全世界公众认识大熊猫,进而关注或参与到大熊猫的保护之中,而大多数人还只是从视频、照片中认识长江江豚。李彦亮说,“我们有必要让更多的人看到江豚,认识它,了解它,进而关爱它,保护它。”

  好在我国政府意识较早,在1989年发布的《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》中,把长江江豚列为“国家二级保护动物”,建立了多个保护区,避免它遭遇白鱀豚一样的命运。

  长江出三峡后,在五百里荆江范围内,形成“九曲回肠”奇观,留下众多长江故道。其中,在湖北石首境内的“九曲回肠第一弯”,有一片长江中下游保存最完好、最具独特性的湿地——天鹅洲长江故道群湿地。

  这里建立了“长江天鹅洲白鱀豚国家级自然保护区”,从1990年开始引入5头长江江豚试养,陆续产仔22头且生长良好,成为全世界淡水鲸类迁地保护唯一成功的范例。

  2005年7月5日,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白鱀豚馆内,诞生了一头雄性小江豚,体长约70厘米,是世界第一头在完全人工条件下出生的长江江豚。

  该所当时共有2雄2雌4头成年长江江豚,幼豚的母亲1999年开始饲养、父亲1996年开始饲养,于2004年夏季自然交配成功,令科研人员大喜过望。

  2018年6月2日,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又传来好消息。在第一头成活13年后,世界第二例长江江豚人工饲养繁殖成功。

  2019年5月,历时两年的南京长江江豚科学考察基本完成,担任负责人的南师大生命科学学院教授、南京江豚保护协会会长杨光宣布,长江南京段稳定地生活着一个江豚种群,数量大约50头。

  早在西周时期,我国就有利用鲟鱼的记载——《周礼·天宫·兽人》“春现王鲔”,鲔就是鲟鱼。春秋战国时期,即有“鱼子酱”的记载——《诗卫风·硕人》“鳣大者千余斤,可蒸为臛,又可作鲊,鱼子可为酱”,鳣即鲟鱼。

  尽管,它一生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北起朝鲜西海岸、南至我国东南沿海的大陆架地带,但性成熟之后,每到产卵季节,便成群结队向长江洄游,不远万里到达四川宜宾一带和金沙江下段繁殖。这种行为的产生机制,至今还没有被科研“破译”。

  一般成鱼,最长体长3.25米(雌)或2.5米(雄),最大体重149公斤(雌)或189公斤(雄)。它最重可达500公斤以上,是长江中最大的鱼,故有“长江鱼王”之称。

  中华鲟身体为长梭形,头部呈三角形,略为扁平。幼鱼皮肤光滑,成鱼皮肤粗糙。一般头部和体背侧青灰色或褐色,腹面白色,各鳍均为青灰色。中华鲟的骨骼为软骨,全身有坚硬的骨质鳞,属于软骨硬鳞鱼类。

  中华鲟尽管生长快,但性成熟较晚。雌性性腺初始成熟在14-26龄,平均18龄;雄性性腺初始成熟在8-25龄,平均12龄;生殖间期在4年以上。它的产卵量较低,卵的死亡率却非常高,因而弥足珍贵,已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种。

 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危起伟说,中华鲟作为长江最后一种江海洄游的大型鱼类,是长江“纵向连通性”的重要指征。根据2018年冬天的监测,洄游到葛洲坝产卵场的中华鲟亲本,仅剩20余尾。

  2015年,农业部《中华鲟拯救行动计划》开始实施。作为长江经济带生态环境保护入库项目,三峡库区中华鲟“陆 海 陆”接力保种基地已规划完成,大力开展中华鲟生活史关键环节生境保护和分段驯养繁育,通过人工技术条件满足中华鲟江海洄游习性需求。

  白鲟,国家一级保护动物,因其头部占体长的1/3,小个体甚至达1/2,加上吻部像一把出鞘的长剑,又如同大象的鼻子,故而有“象鱼”的叫法。

  白鲟全身均为暗灰色,但腹部为白色,这便是它名字之由来。它最大体长为四米左右,重达千斤,在江中快速游动,犹如一艘小鱼雷艇,称得上“淡水鱼之王”。

  白鲟是中国的特有鱼种,为河川型鱼类,历史上分布于长江和钱塘江,与中华鲟生活水域相同,故四川民间渔民中流传有“千斤腊子万斤象,黄排大得不像样”之说,其中腊子指的是中华鲟,象鱼指的白鲟,黄排则指代胭脂鱼。

  白鲟属鲟形目白鲟科,身体呈梭形,前部扁平,后部稍侧扁。这种鱼的嘴巴特别大,眼睛却特别小,看起来很不相称。

  它全身光滑无鳞,而体侧生有数行坚硬的骨板,起着保护身体的作用。成熟亲鱼溯河而上,到长江上游产卵繁殖,幼鱼在长江中下游及河口区索饵肥育。每年春天,为白鲟繁殖期,一条三四十公斤的白鲟,怀卵量可达20万粒,可惜成活率极低。

  到上世纪八十年代,由于生态环境恶化,白鲟分布区逐渐缩小,数量逐年减少,其主要栖息区和产卵场,现在大都上移到金沙江安边至雷波江段。白鲟是一种劫后余生的孑遗动物,是古老鱼类的后裔,曾分布在海河、黄河、淮河、长江、钱塘江以及渤海、黄海和东海等处,《诗经》《尔雅》等有对白鲟形态和捕鱼场景细节的描述。

  白鲟从金沙江至入海口,在长江中畅游了1.3亿年,堪称长江中的“活化石”。因为白鲟在动物演化进程中比较“保守”,只有少数种类能像它这样保留原始的特征并繁衍至今,令中外生物学家瞩目,在鱼类进化研究上极为珍贵。

  为保护白鲟这一世界珍稀鱼类,国务院于2000年4月批准建立了长江合江——雷波段国家级珍稀鱼类自然保护区,努力挽救“淡水鱼之王”的命运。

  至今,白鲟在我国还未有一尾活体标本。中国水产科学院研究员威奇伟透露,从2003年起都没有发现过白鲟,也没有人工养殖的个体存留,白鲟可能已经灭绝了。

金融新闻| 社会文化| 社会新闻| 历史咨询| 法律在线| 教育新闻| 旅游新闻| 时尚新闻| 女性生活| 健康新闻|

Power by DedeCms